欧洲冠军联赛赛事分析

王勤伯:里克尔梅会决定阿根廷大选吗?

阿根廷总统大选首轮投票没有获胜者产生,将进行第二轮投票。比较有意思的是,两个将在11月19日第二轮投票中决胜的候选人,都和博卡青年队以及偶像里克尔梅有一些渊源。

根据初步计票结果,祖国联盟候选人、现任经济部长塞尔希奥马萨(下图右)得票率36.68%,极右翼选举联盟“自由前进党”候选人、国会众议员哈维尔米莱(下图左)得票率29.98%,两人位列前两名,将进入第二轮投票。

马萨和米莱代表着阿根廷政坛目前的两股潮流。马萨致力求稳,团结大多数,不破坏已经非常脆弱的社会机构和系统,在外交政策上,马萨亲中,是人民币结算的重要推动者;米莱被称为“阿根廷博尔索纳罗”,他的路线非常激进,希望把一切的一切私有化,取消阿根廷货币,直接使用美元,为当年的阿根廷独裁军政权翻案,在外交路线上绝对效忠美国,威胁和中国断绝关系。

这两人和足球之间都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哈维尔米莱出生于1970年10月22日,是一名公交车司机的儿子。让他进入足球的原因是中学校队拒绝让他加入,米莱非常愤怒,他认为校队完全是任人唯亲照顾关系户,于是他希望加入一个正儿八经的球队。他祖父是查卡里塔俱乐部的球迷,米莱在13、14岁左右进入了查卡里塔梯队。

米莱一直从少年队踢到一线队,但是没有在阿甲联赛亮相,只在友谊赛里为球队把门。他个子不高但是脚力很大,有一次查卡里塔梯队在纪念碑体育场2比1战胜河床梯队,两个进球都来自他的长传。他记得大约在15、16岁的时候,和迭戈西蒙尼效力的萨斯菲尔德对阵,“第一次跟他比赛,他就让我们一个队友骨折,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这样踢球的,他要从你脚下夺走球,他会用眼睛吃掉你的肝脏!”

米莱身高只有1.78米,这是他无法在一线队成为主力门将的原因。但他表示自己腿部力量很好,而且为了取得进步,他每天训练6个小时。他说:“守门员是不同的人,他有不同的性格。生活在边缘——如果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一个丢球。守门员穿着与众不同,是唯一一个可以用手触球的人,是足球界的稀缺资源。守门员进行的是差异化的训练,其他队友都离开了,守门员继续训练。此外,守门员还有另外一个心理特征,是有看台作为后盾的人。有些人会看到看台上的球迷然后感到害怕,而有些人看到它会变得更强大。”

和很多踢球未能成名被迫转行的人一样,米莱也为自己离开足球提供了一个体面的原因,他说是出于对阿根廷汇率崩溃和恶性通货膨胀的兴趣,决定离开足球界,致力于研究经济学。米莱很符合拉丁国家对门将的定义:门将都是疯子。他的竞选风格就是装疯卖傻,因为阿根廷有很多人认为现状已经无法忍受下去,希望有人能够提供灵丹妙药,制造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改变。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盖伊索尔曼在阿根廷教书期间认识了米莱,尽管索尔曼也是自由主义者,但他根本不看好米莱,他说:“米莱太可怕了。他的问题在于,他说自己是个自由主义者。但首先,他是一个疯子,在疯子之后的次要位置,他才是自由主义者。问题是,如果他当选了,可能会一切全错,因为他完全疯了。最后人们会说,这就是自由主义的全部意义。疯狂的人更加摧毁了这个国家。”

米莱在查卡里塔长大,但他是博卡球迷,他近年谈到博卡基本都是在喷自己的球队。他最喜欢的博卡球员绰号也是“疯子”——帕勒莫。米莱说自从帕勒莫退役,他对博卡就没兴趣了。他更受不了当初博卡让里克尔梅、加戈等人回到俱乐部,他认为里克尔梅就是一个小偷,加戈是个不会防守还偏偏要踢后腰。2018年博卡在马德里输掉对河床的解放者杯决赛,米莱更是宣布,自己从此不再是博卡球迷。不过后来他还是忍不住继续喷博卡,所以他又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反博卡球迷。

将和米莱进行对决的塞尔吉奥马萨是意大利后裔,从小是蒂格雷俱乐部(又译老虎竞技)的粉丝。他曾多次出现在蒂格雷的看台上,从不掩饰自己的狂热。蒂格雷是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重要县城,马萨曾在这里担任地方长官。从家庭角度说,他与俱乐部也有不解之缘,他的妹夫马丁加尔马里尼是俱乐部的偶像球员,2019年和球队一起赢得阿根廷超级联赛杯冠军。

除此之外,马萨和博卡青年队副主席里克尔梅是挚友,里克尔梅的很多活动他都会到场。他也曾把里克尔梅带去蒂格雷俱乐部,赠送给他蒂格雷的球衣。马萨说,有时候他和里克尔梅以及其他朋友一起吃烧烤,然后一起喝马黛茶到凌晨4点。有一次里克尔梅去马萨家里,2点到达,两人聊天一直聊到晚上9点里克尔梅才离开。那天正好马萨的太太在家,她很罕见地参加了聊天,里克尔梅离开后她告诉老公,“很少能见到这样聪明的人。”

马萨说:“在很多人眼里,里克尔梅是巨星,是进球者,是偶像,但他同时也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人,仍然是那个在托夸托区长大的普通人。”里克尔梅担任博卡副主席以后,对蒂格雷俱乐部很多照顾,租借过多位小将给蒂格雷,其中就包括后来成为意大利国脚的雷特吉。蒂格雷在2023年夏天按照合约以800万欧元收购了雷特吉,将其转手卖给热那亚,入账1200万。

和反博卡的米莱不同,马萨公开表示希望博卡在11月4日的解放者杯决赛中战胜弗鲁米嫩塞赢得冠军,“为了里克尔梅”。他欣赏里克尔梅担任博卡副主席期间对俱乐部的管理和组织。尽管里克尔梅并不涉足政治,但可以肯定,如果博卡赢得解放者杯,打破巴西球队连续3年的垄断,只要马萨还像过去一样出现在里克尔梅身边,就一定可以为他带来额外的人气。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Related Posts

官方:懂球帝直播2023赛季中甲联赛全场次免费看

2023赛季中甲联赛即将拉开大幕,懂球帝将继续作为中甲联…

曼联质变大腿15岁还在踢后卫 靠妈妈给的50块过活

直播吧4月2日讯 近日布鲁诺青年队时期的教练佩雷斯接受媒…

足球联赛

进行中,我们第一场对阵五年级五班,听说五年级五班那个守门…

国内足球 – 中国足球_中超新闻_国足报道 – 国际在线

经过近半个月严格苦练后,新国足上下半场排出两套完全不同的…

3-1!上海海港上演进球大战半场进6球被吹3球连边裁都笑了

北京时间2024年5月18日晚,上海海港在中超第13轮的…

史无前例4连冠!曼城成就英格兰顶级联赛第一王朝

记者寒冰报道4连冠,不仅在英超史无前例,就是在整个英格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